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夜久为王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深眠的伴侣  

2017-01-15 10:56:06|  分类: 夜久寄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“illusion”的图片搜索结果

我20岁的时候得了焦虑症,整夜整夜不能入睡,22岁生日之前鼓起勇气去看心理医生,预约了周四,周三晚上我把自己的症状一条一条列出来,又按原因和感受分了类,最后按严重性排了顺序,列了一个提纲。第二天见到医生后,我就这么按顺序陈述了一遍。医生是个老头子,我猜他起码有30年从业经验,比我奇怪的精神病患见得多了,所以他也没对我表达任何惊讶或夸奖,只是重新整理归纳了我的症状,用专业术语记在了病历本上,第一条是 “疑病倾向”。

我整夜整夜不能睡的时候,既不是在思考什么哲学问题,也并不抱有任何感情纠结,我只是在想自己什么时候死,会怎么死:这一个心跳完了还会有下一个吗?喘气好像有点难了,是肺功能要停止了吗?感觉意识有点模糊了,是我快睡着了还是我要死了?感觉腰后有根血管在跳,是肾动脉出了什么问题吗?我会死于尿毒症吗?如果一定要死,我希望是死得痛快一点,最好完全没有反应,如果要一点一点感受自己失去生命又无能为力,那也太让人恐惧了。我死了以后呢?我的家人会怎么想,朋友会来葬礼吗?还没有写完的小说怎么办?

死亡本来就是介于未知和已知界限上的概念,但也正因为其模棱两可的未知,摇摆间才会带来恐惧的重压。有时候我什么想法也没有,单单的就是承受着焦虑,焦虑已经图像化了,我模模糊糊能看到无数交缠变形的线条,红色和绿色,还有黑色,然后,睡不着。

后来我找到了能让自己睡好的办法:找个人一起睡。甚至不需要是在同一张床,只要同处一室,又可以信任,我就能辗转反侧一会儿然后好好睡着——只要我能轻松求救,而且对方不会轻易放弃我(起码帮我拨打120并且说清楚地址),满足这个条件,比吃 6mg 褪黑素更有效——很可悲但很有效。

所以我,22岁的时候考了研究生,从北京到上海,拿着录取通知书续费了三年的寝室和室友。虽然很大程度上我并不热爱这种住宿形式,室友打游戏,打呼噜,也自以为悄无声息地打飞机,实际上床摇晃得很有节奏感。但不管怎么样,他们在距离我三米之内的地方活着,冒着热气,我随手砸个什么他们就能醒过来,这就很好了,能给我我要的安慰。

毕业以后,只能开始诱骗伴侣,不管他是什么,长期性伴侣也好,想找个人一起吃饭睡觉体验一下固定的二人生活也好,就算是重度皮肤饥渴或者和我一样的精神病患也都没关系,他想要什么,我都能给他,只要他留下来陪我睡觉。

我对做爱没有兴趣,过程繁琐,少有快感,做饭洗碗我倒不介意,两人过家家也不算精神负担,反正我没有什么真心实意,不会为了什么观念或者程序上的分歧吵架,到了需要的时候,还能得到一些意想不到的方便,比如,有人帮着晾衣服了,垃圾有人帮忙打扫了,有时候还能帮忙收快递,谢天谢地。

然后,他,他们,又提着箱子走了。每夜在他们身边睡着的,只是一个【  】的壳。其中既是无一物存在的虚空,又是无尽重叠几近塌缩的电波。他们的体温和呼吸声,既是对无底虚空,杯水车薪的填充,也是对嘈杂混乱,最后一道的安抚,除此之外,并未得到他们和它们应有的意义。

但总归,是要有谁睡在身边,或者点到下一个人,或者是什么大分子有机物,借由它们再分离出一个我自己来,不然何堪长夜,只作独眠人。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1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