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夜久为王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愈睹旧物才相思,焉得不速老。  

2013-09-26 23:06:47|  分类: 夜久寄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愈睹旧物才相思,焉得不速老。 - 夜久 - 夜久为王。
 

       所遇无故物,焉得不速老。
——《迴车驾言迈》

       若要给这位不知名的魏晋诗人一笔回信——愈睹旧物才相思,焉得不速老。
       去国怀乡也催生悲凉,物是人非也使人叹息。
       文人的伤怀太容易触发,即使我怕是算不得文人。

2013年9月26日 23:05
       今天在店里给新员工们开第一次例会,翘了课去买了贝果的甜甜圈和蛋糕,摆好了盘给狐狸发微信炫着,又洗了青花瓷杯想给孩子们做点饮品,他说看起来很好。
       我说我打算做焦糖牛奶。
       他发了一串省略号,我以为他不记得了,于是我说你不是很喜欢么,我给你做过的。
       他说配着蛋糕有点甜了,我想想确实是,于是从柜子里拿了红枣姜茶出来。
       网络差导致信息有点滞塞,我无意中就把“你不是很喜欢么”发了两遍。
       于是他就把有点甜了回了两遍,但是第三句他说,但那杯是有附加价值的。
       突然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       而如果说一定有什么是作为回应的话,除了新生们都在所以我必须压抑住的悲伤,还有就是心里生长起来的“大概再也不会给人做热乎乎的焦糖牛奶了吧”。
       
2013年10月4日 13:36
       我们一起在苏州的一家饭店吃晚餐,席间我突然想起来你说给我准备了礼物,于是我就问你礼物呢,你“啊?”了一声,然后像是很随意地从手腕上扯下一串颜色近墨的佛珠,说“就是这个。”
       我向来不懂这些东西,只知道貌似不是能随便送人的,我问你说这是什么。你说这是你从你老爸那里搞来的,在很多大寺庙都供过,送给我保个平安,然后又补了一句:“你好好养着,再过两年也该值四五千了。”
       我虽然一直都是个厚颜无耻的人,但也被这价值吓到了,我说不行我不能要,太贵重,而且是你老爸给你的,给我不明不白。你大概明白我的逻辑,于是晃了晃,说“拿着。”
       我又摇头,我说不行我不能要。
       你说:“要不要,最后一次机会了。”
       我晃着脑袋犹豫不决,最后一把从你手上夺下来掼到自己手腕上,每颗珠子都比平时见的装饰大,我手腕也比你细,一串珠子戴在我手上晃悠悠的,我们晚上去KTV的时候我一甩手珠子就飞出去了,从此我连走路都如履薄冰生怕再把它磕了碰了。
       隔天晚上你回了杭州,然后给我看你给你一直爱的人写的日志。你文笔没我好,但是感情足够深,心念足够坚定,一篇闲言碎语读起来也就有种暖而悲的浩瀚。其实你不必给我看我也知道,你为了他可以冒着被家长扫地出门的风险,可以舍弃掉现在的工作、人脉,只身去往陌生的城市寻他。你说他大概不知道,我想说其实你也不知道;你说恐怕这是你最后一次这么爱一个人,恐怕以后都不会再爱谁如此了,我心想我大概也是一样。
       当时我一个人坐在独墅湖边吹风,夜里湖面漆黑一片,远处的灯光又灿若银河,我坐在木板铺成的码头上仿佛是在宇宙中一个失重而黑暗的角落里。我右手上戴着那串珠子,因为怕掉所以左手还一直握着。当时我就在想,如果就是这样子,你不会喜欢我,那我还要不要继续喜欢你呢。被特别偏爱的珠子大概给了我答案,若是有朝一日这串珠子掉进了护城河里,就算了要我舍了命我也会纵身跃下去捞吧。我爱你本来就和你没什么关系,反正你也不会爱我,那这串珠子也就算是我最后一点纪念了。
       我最近又在读叶芝,这个浪漫主义入了骨子里的人,一生一世都在为自己心心念念的昴特·冈昂而写,我也只是个凡人罢了,几十年的寿命其实也是转瞬间就结束的过程,我现在十八岁,若是真能就此,此世此生,诗篇文卷都只为你一人而写,那大概也算是对得起自己此时此刻的心情了吧。
       就像你也可以不求他再回头看你,只要他好,有人再爱他一样,我在那招财猫的小山下留的祈愿签也只是“佑之,身体康健,福寿安康。”只要大家都过得好,其实也没那么多一定要愁断肠的秋水望穿。

2013年10月9日 20:09
       从苏州辗转到杭州,又从杭州一个人去往上海,在台风天的早晨你嘴上说着不情愿,还是给我打着伞送我出门去找公交站,我面对着街上十厘米深的浑水目瞪口呆,你叹:“脱了鞋走吧。”
       你陪我找了一路的便利店,我买了把伞,付钱的时候我打开钱包想起里面只剩下三十块,还想不露怯拿出银行卡很淡定地说刷卡,售货员惊异地看着我,重复了一遍:“这把伞十元。”,你又叹息了一声,然后递上了钱。
       想想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,不管是喝醉酒还是花光身上所有的钱,或者是瞎胡闹的时候,给你展现的一面永远都是我糟糕愚蠢的那一面,所以无怪你不喜欢我,哪有人喜欢一个总是带来麻烦,让人叹息的小鬼呢?尤其是这个小鬼生性好赌,注定没有你想要的太平。
       你送我到公交站,正在闲扯有的没的公交车突然就划开积水到了面前,我还没来得及回头看你,人群便推着我上了车,玻璃窗都雾蒙蒙的,车发动后我向你挥手,所幸你看不到我是什么表情。
       我还想过要在离别时给你一个很大力的拥抱,把心音的波纹印在你的肋骨上,既然没有做到,其实想想这件事也没有什么意义,毕竟你心里装着的是另外一个人的呼吸。
       以前我一直不觉得某种宗教的饰物可以带给人庇佑,因为宗教不应该是靠给人庇佑才交换到人的信仰,但是戴着你给我的那串念珠却真的一路平安无事,即使风雨让我脚下这座城市都慌乱,我乘坐的车都没有分毫的延误,我提前到达车站,在我抵达上海的时候风雨都小了,没有遇到小偷,没有和奇怪的乘客邻座,一路顺风,以往我大概会归结于概率,但现在我信这是你借给我的好运。
       所以,所以,你把这么珍贵的东西都给我,你大概是希望我离去便忘了你吧?不论如何我们大概都没有朋友以外的可能性,祝我好运,早遇到好人,大好前程,把你放在青春的一篇好章节里然后翻过去?但是如果我真的那么做了,怕是自己总都在介怀了,所以做不到。
       你一直说我杀念太重,心态不平和,争强好赌,其实大概不知道,或者在回避,其实我也可以不求结果地做某件事,而且这件事可以不对你说,不要你看,我也能做到。
       
2013年10月13日 19:39
       从杭州回来想着在你那里蹭吃蹭住花了你不少钱,心里过意不去,一日逛淘宝的时候看到几个马克杯十分可爱,上面喷印了比较激萌的表情,想起你说最近一个人在家太孤单了,于是拍下来给你寄过去。马克杯是情侣款的,想了想就把一对都送你了。在路上颠沛流离了几日,快递小哥今天下午送到了你的单位。
       你给我传了张图,没有更多评价。我说:“虽然很蠢,看起来智硬,但就算每天早上看到都要叹一口气也不是完全悲伤地叹气吧。”你过了会儿说:“但看着这个也不是很能开心起来啊……”我想了想,胡搅蛮缠了几句,总之就好像因为你不喜欢我所以我姓什么都没用一样吧,因为你不喜欢我,所以也没有“我很喜欢”“会好好收着的”“谢谢”的喜悦心情一样。

2013年10月15日 23:25
       你说,你不会再喜欢我,但你曾喜欢我。这就是你和我以为的你的区别,也是你和我以为的你的相似之处。
       你说,我们曾经遇见彼此,但是我们错过了,很遗憾,但这就是生活。
       你说,很多东西走了就再也不会回来,比如爱。
       唯有在与你有关的事情上,我不能给出确切的答案。
  评论这张
 
相关小组: 抽点时间写日记
阅读(629)| 评论(2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