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夜久为王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少年  

2013-01-01 15:25:54|  分类: 夜久寄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少年 - 夜久 - 夜久为王。
 


少年,我们一起走过一个北国的冬天了。

 

我第一次觉得下笔是如此困难,或许是许久不再书写,连思维都僵涩。

我从地下通道走出来,看到北京市今年跨年时直径十九米的光柱在南方的天空,突然变得哽咽。

 

在过去的一年里,我从温暖的中土小镇拖着行李箱来到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北国,我学会了做咖啡,学会了用经济学的眼光看问题。学会了做设计,适应了加班加点深夜不睡,拿到了一张写着“可疑ECG”的心电图,弄脏了一个自己的灵魂。

移动变更的,不仅仅是一个坐标。

 

少年,我想念你。

 

我想念那个被情绪折磨一个人跑到空荡的顶楼看夜里稀薄的云的你,想念那个即使粉身碎骨也不肯轻贱了自己的你。

你是可以为了感性的世界去死的人,你要心是白纸,由不得世情物欲留一点脏,你可以把它折成纸鹤放进洪流大浪吞没,也可以付之一炬只为片刻光明耀自己的世。

我想念你,少年。

你看,我现在这么脏。

 

我想起叶以煊抄给我的,关于白衣少年的诗句。

让我去流浪,请你在原地,干净纯洁的白衣少年。

我再回头,已经没有你的踪影了亲爱的。

 

那些瞬间。我亲爱的少年们。

在积满雪的喷泉边,我呵出一口饱满的酒精气息,然后抱住了你。

在火锅店的包间里,你勾住我的脖子,不由分说吻住了我。

我在天津人流熙熙的车站回头看,这个城市这么大,再也不像我们一起长大的小镇,我再也感觉不到你了,我在返回北京的火车上,看着景色风驰电掣后退,眼睛偷偷地湿了。

朋友心情不好,我在他的寝室陪他,他突然站起来向外走,然后奔跑起来,我瘸了一只脚,跟在他后面追,不出十几米险些摔倒,然后他的背影消失在黑夜里,我回去拿了两个人的大衣,换了靴子出来一瘸一拐满学校找寻,一个小时回去以后止不住咳嗽。

我想起那些,深夜里面我们共同有过的内心的挣扎,它们换了内容,换了时间,换了默契,换不了承载它们的我们。

一边挣扎,一边慢慢安静下去,就这么接受了。

那些支离破碎的坚持,我亲眼见证我们每一个人一步一步溃败给世情物欲的样子。

见证我们一点一点变得肮脏,变得麻木,变得和我们瞧不起的世界一样。

见证我们一点一点还是丢了过去的自己。

 

这实在是,一件令人感到难过的事情。

到了这个时候,确实没有祭奠,怀念的必要,不喜欢争论,即使对自己都是,逆来顺受,任何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都是可以接受的,既然已经这样了,那么就这样吧。依然是恹恹的情绪,恹恹是坠落的开端。大概就是就是这样一落千丈,落到谷底,再腐烂成泥的。

这一次,自己已经拯救不了自己了,也无需拯救什么,我走到了一个我一直拒绝进入的世界,面对着即使不愿承认,但其实这才是完整的自己。

只要继续走下去就好了。

2013年,这样就开始了。

走好,少年。我会想念你的,少年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>>>>>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夜久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24)| 评论(1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