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夜久为王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夜久森林  

2011-07-16 13:55:42|  分类: 路遥马亡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夜久森林 - 夜久 - 我一个人要走过所有你不奉陪的风景。
 
       我的心中有一片森林。

 

 

他坐在最高的树冠上,闭着眼睛感知着我对这森林的探访,他的名字是夜久,是这森林认可的主人。

 

 

“你是谁?”

“我是这身体的主人,我是若尧。”

“那你是我咯?”

“我不是你,任何人都不是你。你是夜久,独一无二。”

 

 

夜久喜欢用铅笔写字,他喜欢把铅笔削得尖尖的,一笔一划很用心,更喜欢转笔刀转下长长的木花,夏天的阳光晒在纸张上也不觉得刺眼,石墨的碎屑掉在地上把脚下变得十分光滑。

我只用黑色的钢笔写字,只要注满墨水就不停笔,唐宋诗词,二次函数,笔迹拉扯下笔飞快,从早上到黑夜,没有一丝停息。

 

 

夜久喜欢坐在很高的地方,五楼空教室的窗台,没有人去的顶楼,他坐在那里看着远处幻想那里有不知名的大陆,卫星也没有发现,只有有心的人可以抵达。

我走出家门,步履匆匆去教室,放下书包去盥洗室洗手,佯装坚定,又是新的一天,要努力。

 

 

夜久问:“总说着,又是新的一天,要努力。你在为了什么努力?”

我想想回答他:“为了梦想。”

夜久问:“你的梦想是什么?”

我不知道,面对他我无法回避,因为他在我心里。

 

 

夜久有很多梦想。要做厉害的律师,即使是政府也不能在他面前胡作非为;要做清新的作家,许多人喜欢许多人感动,寥寥几笔就要让心得到宁静;要做安静平和的心理医生,治疗最难治疗的心病。

夜久不急,夜久还年轻,时间只是他脚下流走的光斑,对他而言是风景,而非我身上的负赘。

夜久总相信,自己可以实现所有自己想要实现的。

因为他是夜久。

 

 

我问:“你到底自信什么?”

夜久看我:“为什么要不信呢?”

我说:“怕信的最后成了覆水难收。”

夜久眼神清澈:“为什么要不信自己相信的都会抵达呢?”

我说:“为什么要信?”

夜久说:“不管你信不信,最后的结局都是一样的,你经过跋涉能抵达,或者不能,可是,相信的话开心一点,不是么?”

 

 

我越来越失信于自己,没有自制,没有坚持,不知道梦想是什么,年轻与否也不确定。

我也想要站在比任何人都要高的地方,起码是某一个方面,只是爱不够深或恨不够深,抑或不够虔诚,从决心到摧枯拉朽行动并抵达理想,有一段距离。

我的灵魂变得不完整,因为我一直追求着一种随时可以反击的强大,要发自内心释放那些锋利的冷硬攻击别人,首先划开的是自己的皮肉。

 

 

夜久坐在树枝上,森林变得安静无比,似乎流淌着悲哀。

夜久说:“你真可怜。”

我笑:“我不可怜,我发誓不要别人觉得我可怜,你看,没有人能伤害到我。

夜久别过脸:“只有死人与活尸不会受伤害。”

我说:“你要说什么?”

夜久说:“你这样子,我看到就觉得你很可怜。因为你不懂得苦难的真谛。”

我故作平静:“难道你就懂?”

夜久慢慢地说:“苦难的真谛在于引导你抵达原谅,平静而光亮。”

 

 

夜久的梦里,学校是失重的游乐场,家在忽上忽下的蜿蜒隧道尽头。

我不做梦。

 

 

我睡着了,夜久坐在那棵最高的树上,他看着我。

夜久问:“你要怎么死呢?”

我说:“体面的不治之症,绝望得足以让人抵达平静。”

夜久说:“那不是自己选择的。你会很无奈。”

夜久说:“我要为了爱死去,如果是为了爱,那么就粉身碎骨好了,我要在最后的壮烈中燃起灯火。”

我凝视着他的眼睛,风在这森林中吹起。没有鸟兽,只有一棵一棵直立的乔木,我和夜久,我在树下,仰望他。

 

 

我说:“你不能总如此善良轻信,其实那未必最好,有人说麦芽糖代表了淳朴、童年,或者随便你能赋予的美好,却是最不甜的糖。这世界上还有巧克力,还有很多你不知道的、更甜的糖。”

夜久说:“可是,麦芽糖却是随手可得的糖。是最快乐的糖。”

我说:“你这是固步自封。”

夜久没有生气:“那么你呢,你想走到哪里去?”

我回答不上来,我说:“如果你不出去的话,就不知道你要去哪里不是吗?”

夜久说:“是啊,可是这和麦芽糖有什么关系。”

夜久说:“不管我走到哪里去,带着喜欢的麦芽糖,不好吗?这世界上有很多糖,可是那不是自然的味道,不是我喜欢的味道。”

 

 

森林在我心中日益扩大,苍苍莽莽。

它时而消失不见,在我无暇顾及的时候,它像是被夜久驾驶着去往了别的地方。

 

 

我问:“你追求什么。”

夜久说:“自由。”

我问:“到哪里去追求。”

夜久笑,他低着头看我,森林里就沙沙作响:“本心。”

我低下头不看他:“你很幸福。因为你没有生活在现世,所以你没有任何需要顾及的东西,你可以任意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。”

夜久跳下树,果然是梦境,他轻飘飘地落下没有受一点伤。

“有什么差别呢?你也可以去追求啊。”

“在这里,在那里,有什么差别,只要是你想的,只要你肯为之付出,其实没有多么难不是么?你想抵达,就去走走看吧。”

森林吹起巨大的风,夜久的头发与衣衫被风吹动,更增添了这梦境的虚幻感。

我问:“这是哪里?”

夜久说:“这是你心里。”

我问:“那你为什么在这里?”

夜久笑:“因为你曾经是我。”

我接着问:“这都是存在的么?你,这片森林,还有身处此地的我。”

夜久笑得更加暖心:“那要看你相不相信了。”

 

“你若信,这就是存在的;不信也没有关系,就当做,是一场梦境吧。”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>>>>>>>>>>>>>夜久森林。失踪,无觅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97)| 评论(4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