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夜久为王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Nothing’s Gonna Change My Love For You  

2010-12-12 18:22:02|  分类: 路遥马亡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 给我折一只纸船好不好,让它在梦里带我离开。

 

Nothing’s Gonna Change My Love For You - 夜久╮语声绝 - 夜久遗书。

 

[一个人的顶楼]

    我越来越迷恋这样的出逃,带着被悲伤熏红的眼圈躲到顶楼去,隔着玻璃我就与喧嚣无关。

    没有风没有吵闹,我将额头抵上冰凉的窗,视线尽头被一片灯火的汪洋充满。

    而我就这样一个人坐在黑暗里,耳机传递着微微的颤动。

    这样多好,就好像我与下面的世界没了关系,我呆在这里,就不用去想明天。

    我记得左小祖咒的诗,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边。

    你再也不会坐在悲伤的我身边。

    我再也不能坐在悲伤的你身边。

    那就让我逃,去一个人的地方,走的时候彼此都不说再见。

 

[半边宇宙]

    从我坐的地方抬头去看,是一扇半开的窗,左半边的窗纱让天空的颜色深了一层。

    左边有一颗星星,右边是一轮月亮。

    我在左边你在右边,我在比你黑暗的宇宙里。

    分不到你的光芒。

 

[没有如果]

    用“如果”开头的句子,都带有一种无须说破的讽刺意味。

    我在心底懦弱地打出一个假设。

    三分之一是期待,三分之一是绝望。

    还有三分之一是自己给自己的、不遗余力的怜悯。

    加在一起,等于犹豫着不敢接受的否定。

 

[十九点色子]

    三个色子的赌局,我全押在了十九点上。

    甚至不属于“奇迹”的范畴。

    这本就是不公平的游戏,我赌上的,是我全部的经历与想念,只为博得参与的权力。

    三个色子永远摇不出十九点。

    我知道,可是我还是义无反顾。

 

[回光镜]

    我希望你过得好,就算你的快乐不会分我半点,可我也会很开心。

    我希望你过得不好,还要悲伤难过无依无靠,这样我就可以走近你了。

    以爱之名,从同一点出发的两条并行光线,在经过了重重的波折反射后,指向了两个截然不同的方向。

    又能怎么样。

    光线,没有重量的光线,无补于事的光线,它们拉扯的距离越远,反射的次数越多。越是清楚地映照出自己无能为力的卑微。

 

[非递进式问答]

    “为什么?”强装不在乎的语气。

    “为什么不可以?”语气加重了一轮。

    “我问你为什么啊?!”按捺不住的急迫。

    “为什么啊!为什么要我放手!你说啊!”自以为有力的语气,尾音还是带了一些不顺畅的哭腔。

     而答案是:

    “对不起。”微弱的,却足够清晰的。

    不用更清晰了。

    随着血液的回路,显现成静脉的暗红。

    汇入心脏。

    “……”

    “没什么啦道什么歉。”被悲伤勾住的眉眼困难地想要拼出一个笑脸。

    “不能强求……”似乎是为了证明发自内心又把嘴咧开一点,像个小丑。

    “那……我走了。”

    这样的情节。

    我多半会嗤之以鼻。

    鄙夷的不是落于俗套的桥段,而是那种无可奈何的英雄情结。

    何必呢?

    问题留给了自己。

    睥睨与嘴角,像是镜子里的自己在问话。

    何必呢?

 

[海浪与纸船]

    我想要一艘大船,和你一起去寻找新大陆,它在地图以外。

    如果不可以,那你给我折一只纸船好不好?

    我把它带进梦境里,它在梦境里带我离开。

 

[Noting’s Gonna Change My Love For You]

    就好像影子是光线造成的。

    就算有悲伤有怨恨也是爱造成的。

    出发点是好的,但照射的不是水晶,没有回应出更璀璨夺目的光。

    还要多久?

    一个人的顶楼,与你不相交的半边宇宙。

    没有如果,想摇出十九点的三个色子。

    回光镜里映出疲倦的自己,荒诞剧里才有的非递进式问答。

    不要用海浪给我若有若无的触碰,给我一艘船,让我离开,让我沉没。

    还要多久?

    秒针颤动的须臾,无数书页洪流般袭卷翻过。

    24:00到00:00,又是一天过去。

    还要多久?

    左心房到右心室,发酵出忐忑的喜悦。

    那是一个少年单薄的守望,被时间冲刷成圆润的鹅卵石。在那个地方。

    爱琴海与泸沽湖。

    我闭上眼睛,全世界就开始下雪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>>>>>夜久 字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33)| 评论(1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